开会决定村委带头发动村民去收拾已经荒废有十多年的学校,优先收拾教师宿舍,鹿执紫执意要搬过去。

    散会的时候,敖志义问鹿执紫有没有什么要说的,鹿执紫开口道:“也没别的吧,就是咱们学校资金不够,我以教师组的名义捐助十万块吧?!?br />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一阵轩然大波顿时生起:

    “你捐十万块?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鹿老师你开玩笑吧?你来支教还要捐十万?”

    “卧槽,你不是都没钱住宿了吗?哪有钱捐款?”

    鹿执紫平静的说道:“对,我以教师组的名义捐十万块,不过不是现在,大概得需要几天,到时候有人会给我送来十万块钱,我把它捐给学校?!?br />
    她没有多说,其他人也不便多问。

    敖富贵看看其他人道:“人鹿老师刚来村里就捐十万块助学,你们捐多少?”

    朱春红犹豫了一下道:“我捐……”

    “朱老师你先别着急,”敖沐阳立马打断她的话,“咱们先听听村长的意见,没有车头带火车跑不快,村长是咱们的车头嘛?!?br />
    要敖志义掏自己腰包办公事,那等于从他屁股蛋子上割肉,他赶紧挥手道:“这个事后面开会讨论,先去忙活学校,大家伙都去啊,发动村民都去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率先跑了。

    敖沐阳和鹿执紫走在一起,敖沐风追了上来道:“鹿老师,刚才开会你可能误会我了,你在我那里住着就行?!?br />
    他喘了口粗气又道:“我是说真的,我们家空房间多的很,你放心的住。我之所以说住宿费,是给村长上眼药,要不然这些钱我不要,他肯定自己贪下了,阳哥知道他的脾性?!?br />
    鹿执紫笑道:“我明白,不过我特喜欢校园那环境的,位置在山腰,视野开阔,周围是山林、面前是海洋,我很想住那里?!?br />
    敖沐风苦笑道:“瞧您说的,那里荒山野外有什么好住的?我真的很欢迎你住我们家,说实话,你住进来这两天,来住宿的游客数量可比平时多了不少?!?br />
    敖沐阳也劝鹿执紫住在下面,但鹿执紫拒绝了他们的好意,理由就是特别喜欢山上学校的环境。

    另外,马上校园就要开工翻新,总得有人监工,她想负责这一块,因为这学校将是她工作的地方,某些地方她要指挥工程队按照她的设计来修缮。

    既然她坚持,两人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敖沐阳估计,鹿执紫做出这个选择应该和那个跟他干过仗的吴钩有关,或许她担心吴钩会找来,那样如果她住在敖沐风的渔家乐里,有可能连累对方。

    敖沐风他们则想不通,都觉得这女老师爱好太独特,可能大城市里的姑娘就是这样,很多游客来到渔村就想过二三十年前的原生态生活,这点他们倒是挺相似的。

    上午在村委干部们的硬拉硬拽下,不少村民特别是学生家长去帮忙收拾了校园。

    村民不愿意来的原因是这学校不光给龙头村孩子上学用,还要给周围其他村子用,结果其他村子不用出钱也不用出力就能来享受他们的劳动成果,这让村民们心里很不平衡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除草、平整操场、重新铺路,还有收拾各个屋子里的杂物、清扫垃圾,很快荒废的校园旧貌换新颜,恢复了敖沐阳记忆里的样子。

    鹿执紫选了三间宿舍中最西边一间,这是个套二房间,有卧室、有客厅也有厨房和厕所,收拾干净后、换了门窗玻璃,倒也是能住。

    干到下午,敖沐阳手机响了起来,一个陌生的南方口音响起:“您好,敖沐阳先生吗?我是马凯,红洋渔家的马凯,我现在到您村里了,方便上门吗?”

    他们昨天晚上联系的,对方今天就来了,这效率可是够高。

    敖沐阳让他稍等,然后拿起衣服对鹿执紫说道:“我有点事得先走,对了,帮你买了个手机,你先用着,这样你可以下载你的理财app,找回你的账户?!?br />
    说着,他拿出一台国产手机递给她。

    鹿执紫大大方方的接下,道:“多少钱买的?我找个wifi上网找回我的账户立马把钱给你?!?br />
    敖沐阳笑道:“你先找回账户吧,价钱的事回头再说,我这边有点急事?!?br />
    他下了山去村里,看到两个白衬衫、黑西裤男子等候在村口。

    两个男子一高一矮、一胖一瘦,瘦高个戴眼镜、矮胖的中年人则蓄着胡须,打着领带、穿着皮鞋,看起来很是干练。

    双方接触,瘦高个就是马凯,矮胖子叫陈瑞峰,两人递给他名片,都是海水产经纪人,其中陈瑞峰还是海洋学专家,正在红洋市一家很著名的海洋大学读mba。

    敖沐阳跟两人握手,然后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你们先随我来,请稍等我一下,让我洗个澡,刚干完活身上有些脏?!?br />
    马凯笑道:“没关系、没关系,您先收拾?!?br />
    路上敖沐阳在村里小卖部买了些饮料,让他们在莞香树下喝着饮料等待,他去简单冲洗了一番。

    换了衣服,他将龙虾展示出来。

    池子里的龙虾用海水养着,他每天都会换水,所以活力十足,除了陆虎拍下的两只,又有两只个头长大了。

    金丹的水气绝对富含能量,注入龙虾体内后它们食量大增,生长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除了龙虾,敖沐阳还拿出了四条野生大黄鱼给两人看,试试两人能不能吃下。

    看到龙虾和大黄鱼,两人大为吃惊:“老天爷,你这里好些珍稀渔获啊,老弟你可是给了我们两个好大惊喜!”

    敖沐阳笑道:“还好吧,你们有兴趣吗?”

    马凯道:“有,绝对有兴趣,你愿意出售是吧?什么价格?”

    敖沐阳道:“你看着给吧,我也不太了解行情?!?br />
    马凯沉吟一声,道:“我言而有信,两条龙虾就按照十万的价格收售,至于这四条大黄鱼,让我和我同事商量一下?!?br />
    两人去门口嘀咕起来,回来后马凯说道:“我先介绍一下现在野生大黄鱼在市场上的行情,每条重两三两的,一斤150元左右,三四两的每斤300元左右,四五两的每斤500元左右六七两的每斤700左右,一斤左右的每斤是1000元……”

    陈瑞峰打断他的话道:“老马,你就是喜欢废话,你报这个价格干嘛?直接说四五斤的吧,一般每斤能卖到五六千块,看品相,小蛮腰和黄金尾没损坏就是六千块,有损坏就是五千块以下?!?br />
    说着,他指向四条鱼道:“这里两条品相好,我们六千块一斤来收,另外两条品相不行,但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,我们也愿意给五千块的价格,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