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品美食,身临其境!

    所谓身临其境,不是宛若处在某个地方,而是会在现实世界上叠加一个幻境,其名“美食幻境”。

    美食幻境亦幻亦真,范围、强度、种类都由美食决定,而且某种程度上可以被制造者控制,从而实现大范围群体攻击。

    蓝色光环排山倒海横扫全场,不止前后左右,连上方都不放过,最终形成一颗偌大的扁球状结构,叠加在现实之上,就像是粘在薄膜上的小水泡。

    幻境之中,森林消失,世界刷新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闪烁的金辉,脚下不再是地面,而是升腾的烈焰和炒锅,还有一更悬浮着的巨大炒勺,锅中盛满了金灿灿的米粒,每一颗都比脑袋还大。

    “靠后,别乱动?!焙麦そW源糁偷姆胗暧⒑退牧轿皇粝峦频缴砗?,双手虚抓深吸口气,眼底深处再次掠过青光,吐气开声一声轻咤,“炒饭幻境,翻天炒地!”

    左手掂锅右手握勺,幻境中的巨大炒锅和炒勺居然真的动了起来,无数脑袋大的米粒上下翻飞,将众人和凶兽全都卷进去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失色,想跑却哪里跑的出来?一个个惊呼着被米粒吞没,楚心仪更是被米粒砸在脑袋上,当场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地龙、狂暴铁甲熊、锤头巨犀等凶兽,体型都很大,但和幻境相比还是太过渺小,被翻滚的巨大米粒砸的嗷嗷直叫,无论如何挣扎翻腾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超巨型炒锅上空,洪玄风目瞪口呆,他已经看出这是制造幻境的手段,可幻境不是用来迷惑的吗?不是假的吗?怎么会产生真实的物理碰撞呢?

    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,因为黑羽玄鹰正在下坠,而郝螭的目光已经盯上了他。

    “区区幻境,弹指可破!”

    空中优势已然没有意义,洪玄风索姓从黑羽玄鹰背上一跃而下,头下脚下人剑合一急如雷霆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?呵呵?!焙麦ひ簧湫?,巨型锅铲陡然扬起,打苍蝇似的拍向洪玄风。

    洪玄风双眼神光越来越亮,越陆意识流法门全力激发,他相信,幻境之所以能产生伤害,其实是内心动摇导致,如果不相信的意志足够坚决,幻境自然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然而,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

    碰撞的结果给出了最好的答案。

    只听砰地一声巨响,锅铲结结实实拍在洪玄风身上,力量之大几乎感觉肉身都扁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口老血吐出三米多远,洪玄风被生生抽飞,流星般飞出上千米,重重落地又滚出好几十米才停下。

    楚临空实力较强,辗转腾挪尚未被米粒吞没,原以为洪玄风能够破除幻境解救他们,谁料居然是这么个结果。

    看到洪玄风被拍飞,他整个人都懵了,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“帮凶是吧?你也吃我一铲子!”郝螭目光转回,挥舞巨型锅铲凌空砸落。

    阴影笼罩,楚临空吓得脸色惨白,拼命跑却根本躲不开,一声惨叫戛然而止,锅铲挪开翻着白眼吐着舌头,昏厥的模样相当滑稽。

    郝螭如法炮制,将七八只凶兽全部砸晕,终于有点坚持不住散去美食幻境。

    妙品美食会自动产生美食幻境,没有特殊消耗。

    可如果想控制,消耗就会很大。

    郝螭暂时还没有达到做出妙品美食的水准,自身实力不足,再加上这道黄金炒饭出自食尊之手,强行控制消耗会更大,若非他来历不凡,还真不一定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美食幻境消散,泡泡巨蛋蒸发,真实世界重新出现。

    超巨型炒锅锅铲不见了,脑袋大的米粒也不见了,参与围攻的所有人和凶兽全体昏厥四仰八叉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,这就结束了?”冯雨英结结巴巴地说,直到现在都有点反应不过来,若非事实摆在眼前,她几乎要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郝螭反问。

    “”冯雨英无语凝噎,如此凶险的陷阱,居然真的被郝螭一己之力彻底击溃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还得好好收拾收拾?!焙麦に低曜沓樾绲袈涞牡胤阶呷?。

    谁料,还没走出十米,就见洪玄风周身亮起绿色光华,短短几秒钟,洪玄风便爬了起来,虽然还很狼狈,但伤势显然已经没有刚才那么重。

    “能让我吃这么大亏的,你是第一个,我们后会有期!”洪玄风咳了几口血,说完深深看了郝螭一眼,转身用最快的速度朝密林深处奔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能爬起来?这家伙是蟑螂吗?”郝螭挑眉大怒,刚要追忽然脚下发软眼前发花,肚子咕咕直叫,差点没站稳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冯雨英赶紧跑过来扶住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消耗太大而已,快给我追!”郝螭抓起落月弓,却连弓弦都拉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“追什么?赶紧坐下!”冯雨英拉住郝螭,隔着千米之遥,又在密林之中,等追上去人肯定也早没影了。

    郝螭恶狠狠瞪了洪玄风消失的方向一眼,原地坐下取出勺子开始扒饭,吃的正是刚才诞生出美食幻境的黄金炒饭,大口大口往嘴里塞,吃的那叫一个香。

    冯雨英蹲在旁边看着,咽了口口水问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这可是用月光水稻和银纹蛋炒制的黄金炒饭,而且出自食尊之手,能不好吃吗?”郝螭含糊回答,嘴却片刻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冯雨英又咽了口口水,试探着问:“给我尝一口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自己吃还不够!”郝螭断然拒绝,还侧过身去生怕被抢似的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要不要这么小气?”冯雨英怨怒。

    “啊呜啊呜啊呜”

    “就一口!”

    “吧唧吧唧吧唧”

    “雪离妹妹,好妹妹,你就给我吃一口嘛!”

    “你也欠收拾了是不是?”郝螭斜眼。

    “到底给不给,信不信老娘一口咬死你!”冯雨英叉腰怒目,暴脾气彻底发作。

    郝螭略作犹豫,还是舀了一勺递给冯雨英。

    冯雨英完全不在乎勺子被郝螭用过,双眼放光抢过来就往嘴里送,结果只一口就躺倒在地,带着幸福的笑容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修为不够非要吃,活该了吧?!倍寰?,郝螭嘟囔了一句继续大口扒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