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西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> 都市言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四十三章 期限将至
    六月初,酷暑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纵有洞庭大水,但在别的地方,还是热的一逼,降雨稀少。好在老百姓都习惯了,一到这时候,高温补贴绝无拖延,冰饮福利天天都有,峨眉药厂加班加点,大批的解暑药品发往各地。

    在外劳工的更是缩短上班时间,无论老板还是工人,都不想拿命开玩笑。你要是学周扒皮,得咧,我大不了走人,等秋天继续干,反正现在活儿多的是。

    至于宅宅的学生党、直播党、啃老党等等,他们最幸福了,吹着空调,吃着西瓜,等着青蛙旅行归来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照着自己的节奏在走,包括李肃纯。

    他连续三年都跑到天柱山避暑,带着那具或许永远升不了级的铁尸。道院都懒得招待了,直接开了一间客舍,给他长期准备。

    热了就来,凉了就走,白吃白喝,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风清月明,李肃纯正在小院中修炼。说是修炼,无非是简单的养气法,还是师门的那套东西。

    他的工作关系在政府那边,政府收刮了全道门的功法,自然要照顾照顾。结果翻来翻去,没有适合他这种玩手办类型的功法。

    湘西虽然有些传承,但那个属于巫蛊体系,跟道术不同。所以就很尴尬,作为第一个投靠政府的家伙,到现在连先天都没上去。

    李肃纯倒是不在乎,至少表面如此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明月清冷,夜风柔柔的吹过,院子里的翠竹花草摇曳生姿。李肃纯忽然睁开眼,喝道:“谁?”

    只见一道红色虚影,不知何时来到了面前,正安静的俯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李肃纯先是愣怔,随后问:“吴山前辈?”

    “你听说过我?哦,你在官方内部,自然有消息渠道?!毙橛捌讼吕?。

    “您,知道我?”他也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不仅知道,我就是为你而来?!?br />
    吴山不愿多谈,红光一闪,直刺对方识海。李肃纯在一阵轻微的疼痛过后,惊讶的发现自己脑中多出一些东西,不禁问:“您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我闾山道不修控尸术,但对阴气锻体之法有些研究,你自己思量,练不练在你?!?br />
    吴山身形一转,飘然远去,悠悠留下一句:“倘若你到了先天,再来找我!”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李肃纯追了两步,不见踪影,怔怔的止住脚步,静立院中。

    从清心庐往东走二里,有一小片平地,约两个篮球场大小。

    四周都种着铁松木,这是异化松树的一种,外表包着厚厚的褐皮,非常坚固,且能隔绝火气。

    凤凰山的丹房就设在此处,当然不像道院那种,方方正正的砌一个房子。露天空地,只在角落修了一座石屋,用来放置杂物和短暂休息。

    顾玙已经炼好了丹炉,因为天师府的那尊用得十分顺手,特意照其仿制,稍作改良。

    塔顶般的盖子,顶端有圆珠,另有七个透气的圆孔。下面是水海,再下面是放材料的悬胎鼎。最下则是个圆肚状的容器,左右有耳朵,用来添火加柴。

    此炉高过1米,宽约80,憨憨直直,却透着一种古拙质朴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白气升腾,鼎身摇晃,顾玙连忙撤去火势,揭开盖子。就听一声沉沉的闷响,鼎中散发出一股焦糊混着药香的奇异味道。

    “伏丹的温度不对,还得弱上三分?!?br />
    顾玙取出炼废的药渣收好,然后清洗丹炉,捡起第七份材料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没错,他在这呆了一个月了,反复试验聚气丹的炼法。一共准备了十份材料,失败了六次。

    他并未气馁,而是总结经验,一点点的将脉络归正。

    “哗哗!”

    老顾手一招,一道清流飞来注入水海,跟着扣好盖子,开始第七次炼制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按步骤进行,转眼又三天过去,到了上一次失败的地方:伏丹。

    前面讲过,药材的每一次形态变化,就称为一转。聚气丹是四转丹,也就是经过了四次变化。

    伏丹是倒数第二步,将气态变成固态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顾玙全神贯注的盯着丹炉,同时抽取周遭火气,火气慢慢削弱,温度也缓缓降低。鼎内的丹气比水温还要低,直接凝成一片片的冰晶,掉落底部。

    当气体全部消散,他连忙添了两颗赤炎果,火焰暴涨,刚凝结完毕的晶体又稍稍软化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神识自玄窍飞出,裹住所有晶体,像捏丸子一样一个个的揉揣挤压,使其更加密实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终于,顾玙清喝一声,顶盖和水海自动掀开,九颗晶莹剔透宛如白珍珠似的聚气丹,滴溜溜的在鼎中滚动。

    丹香弥漫,久聚不散。

    祛邪丹是二转,常人可用;益神丹是三转,先天可用;聚气丹四转,人仙可用。据说丹有九转,称为九转金丹,丹成天降罚劫,服之立可成仙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他端详了一阵,便收进葫芦里,就地调息。一天过后,待精气神饱满之时,他才取出一粒,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益神丹还有少许缓冲的时间,聚气丹片刻都无。刚一入口,立时融化,强大无比的药性在体内形成了一片银白色的星云,星云缓缓转动,每转一下,身体便如割裂一般,痛楚难忍。

    顾玙不敢怠慢,连忙引导疏通,一丝丝的将药性分解,三成滋润着血肉经络,七成全注入玄窍。

    先天之根,在于身;人仙之根,在于神。神魂强大了,蕴化出元神,才能晋升神仙。

    “唔”

    随着玄窍越来越充实,他的痛苦也愈发强烈。那快要胀裂的地方,虚虚空空,四不着处,不像被滋润增强,反倒像受罪一般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痛楚才渐渐减轻,待全部消化完药性,他勉强睁开眼,颇有劫后余生之感。

    老顾马上内视自身,面露欣喜,不愧是四转丹,只服一颗,最难增进的神识就壮大了些许。

    山中无日月,寒尽不知年。

    他炼丹练了一个月,并未感到时间流逝,体会到聚气丹的效用后,心里有了底,才略显松弛。

    顾玙看了看此地,觉得太小,索性跑到练功场那边,袖子一拂。地上出现了两具完整的蛟龙骨架,另有一具断成三截,却是小斋干死的那只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他打量着三具骨架,眼中闪过微妙的神采。

    有大用,不是虚的,真的有大用。说起来也是突发奇想,他想利用蛟龙的天赋特性,炼制出一种印上修真烙印的大型工具。

    法舟!

    顾玙总在想一个问题:修道,除了能让自身超脱之外,还有什么用途?

    答案可能有很多种,比如降雨,可以缓解干旱;比如捉鬼,可以度化生魂;比如降妖除魔,可以护佑人间等等。

    但这些事情,都是偶然性的,你碰到,才会做,它不会出现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里。

    小斋跟他讨论过这个问题,她说西方学科强大,能够影响发展;东方的个人力量强大,这也是优势,不用谁跟谁比。

    他当时未反驳,实际是没有接受。

    在凤凰山下的坊市里,欧洲店铺时不时就会拿出一些炼金制品来卖。从会走路的闹钟,到史莱姆一样的玩具,再到孩童乘坐的自动马车貌似很幼稚,可你想想,他们能拿到异国来卖,那在本国内,这个基础得达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或许有一天,西方出现一座完全由魔法和炼金术创造的城市,他都不会奇怪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呢?就是他已经看到了,西方凭借超凡力量提升生产力的潜能!

    从灵气复苏以来,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化,每个人做的每件事情,无形中都在催生着这种变化。

    人们是迷茫的,他们不知道旧世界会去往何处。是完全抛弃过往,走向超凡文明?还是二者融合,组成新的社会体系?还是短暂的辉煌过后,又回归原路?

    目前统一的只有一点:大家都希望这个变化是好的,是积极的,是能解决以前不能解决的那些问题的。

    举个栗子:癌症丹药魔法药剂治愈。

    所以他得到蛟骨后,思来想去,大胆的尝试要做一艘法舟。

    “果园修剪,完成,良!”

    “谢谢叔叔!”

    勤务殿内,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交还任务牌,得到了良的评价。像山内洒扫,喂猪种花之类的日常任务,评价都不会很高。

    多是实力不济,或者生性懒惰,再或调配时间的弟子,才会去接。

    小姑娘显得很满足,蹦蹦跶跶的出了勤务殿,在她身后的游宇紧紧跟上,递过一个袋子。

    对方查看半响,点头道:“一斤虫尾草,品相完好,数量有多,优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游宇连忙道谢,又道:“我想接天华山那个任务,我有队伍,人数符合要求?!?br />
    “哦,这个不行?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他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“刚刚传下话来”

    那人瞧了他一眼,道:“一年期将至,从今天起停止任务发放,停止授课,七天后统一评选,适格者留下,余者赶出山门!”